深秋的午后,煦暖的秋陽依然濃烈,一個人走在林間小路,驀然發現,只幾天的功夫,林子里的樹木已經變得斑斕起來,一陣風吹過,沙沙地飄轉著幾片葉子,舞姿翩躚,悠然而下。林下的小草卻還是碧綠的,葉子落在草地上,竟是一種完美的結合,毫無違和感,仿佛那葉子就應該是在那里的。銀杏已經開始變黃,但是還沒到那種完全的明黃的顏色,在樹下仰望上去,藍天映襯下的銀杏,又是一番別致的景象。

轉角處有兩棵槭樹,葉子已經是很紅了,點綴在這黃綠色的世界中間,很是搶眼。路邊的格桑花仿佛不知秋的樣子,依然燦爛熱鬧地開著,讓人看之忘憂。偶有幾聲鳥鳴穿林而過,給靜謐中添一點熱鬧。

在古人的詩詞歌賦里,秋天往往是寂寥而傷感的,不堪獨處的。但是,這秋陽和秋風于我而言卻是唯美的、絢麗的,甚至是幸福的。

秋,是經歷了冬的積蓄、春的生發、夏的繁榮,才得來的收獲,是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結果。誰人看到那些豐收的果實不是滿心歡喜、心滿意足呢?有人說秋葉雖斑斕,卻是生命的尾聲,可是我覺得,秋葉拼盡全力在冬雪來臨之前展現自己的美,活著已是精彩的巔峰,死又何懼?更何況,落葉也是奉獻啊,用自己的腐朽換來明年植物的更加繁茂,這未嘗不是幸福啊!

我愛這秋色,也能從這秋色中體味出人生。人之秋天,更應該是多姿多彩的,用心觀察,熱愛生活,包容一切,用自己的能力去感染身邊的人。那么,五十歲又如何?秋色正好,請縱情潑墨,讓這個世界更加美麗。   (中國二十二冶集團 任玉榮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