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為從事宣傳工作十年的通訊員,又是新聞專業出身的我,總是覺得無論是消息還是通訊的寫作,自己都深諳套路、駕輕就熟。但參加培訓之后,卻忽然發現“爬格子”絕非只是按照既定套路堆砌,新穎而獨特的角度選取,精準而不冗長文字的表述,還有透過文字傳遞出的情感,終將匯聚成一種催人向上的力量,而這力量來自每一個小小通訊員的眼前和筆下,我們既是記錄者,更是見證者。

宣傳工作無疑是辛苦的,如果你是一名通訊員,你一定會對這個場景不陌生:一杯滾燙的水,靜靜放置在桌邊,微亮的電腦屏幕顯示著凌晨時分,敲擊鍵盤的聲音是寂靜夜里唯一的聲響,三百字,五百字,絞盡腦汁寫出的段落,常常會因為一個詞句的不適合而刪掉重寫,每一個字、每一個詞、每一段話,再三思量,反復核對,當一篇稿子完成,那杯原本滾燙的水早已變涼,而你卻沒來得及喝過一口。而當報紙刊登,其他媒體轉載,短暫的開心、些許的欣慰之后又投入到下一篇稿件的采編和組稿。是的,如你一樣,我也曾無數次上演這樣的情景,疲憊、瓶頸、興奮、欣慰,你所經歷的正是我所經歷的,但慶幸我們有彼此為伴,并肩前行。

當我選擇新聞專業時,便立志成為一名社會新聞的記者,那時候內心充滿對職業記者的向往,也懷揣著一顆揭露真相、報道真相的心,但機緣巧合下,卻成為了企業新聞的通訊員,曾有一段時間我的內心充滿迷茫,但一次次報道改變著我、震撼著我。我見到了那些堅守一線的工人,嚴寒酷暑,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,他們不善言談,甚至有些羞澀和閃躲,卻又會在你端起相機的一瞬間,露出燦爛的微笑;我見到了一心撲在工作上,不能在父母身邊盡孝,錯過孩子成長的最美職工,四十年里三代人的共同選擇,支撐他們奔赴祖國各地,奮斗在最美的年華里,履職盡責在他們平凡的歲月里生長出信仰的力量;我見到了建設者的初心和使命,十年磨一劍潛心鉆研,推動建造方式的轉變,以智慧建造刷新公眾對建筑工地的新認知,也以綠色建筑還大美中國一個碧海藍天。

或者我們也可以驕傲地稱自己為記者,只是與別人不同的是,我們的“戰場”在我們所熟悉和奮斗的企業內,但我們依然需要記著,記著使命與擔當,記著傳播真善美,記著眺望遠方,記著沉下內心,為行業發聲,為一線職工發聲,為企業高質量發展發聲。南方周末1997年的發刊詞曾寫道“我們自以為飽經滄桑,閱透了人生,心早已磨出厚繭,可是,一篇樸素的文章,一段質樸的對話,一個感人的細節,仍足以令我們鼻子發酸,心頭發燙。”愿我們,奮戰在施工一線的每一個通訊員,每一個記錄者,都能用樸素的文字去傳遞正能量,匯聚向上的力量,當陽光打在臉上,溫暖始終留在我們的心里。   (中國二十二冶集團 徐 靜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