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天的光,夏日的雨,秋天的風,隆冬的霜都為季節增添了色彩,而我卻透過大自然種種之美獨愛雪,愛她飄落時的從容,愛她綴上枝頭、趴在屋頂時的俏皮,愛她融化時的無畏與淡然。雪能讓我的思緒插上翅膀,帶來無限遐想,或高潔、或無私、或浪漫、或不屈不撓……美中帶剛,剛柔并濟。

特別喜歡魯迅收錄在《野草》中的《雪》,拋開時代背景,只生動的描寫就足以讓人心潮澎湃。文章先是寫江南雪的柔美,接著以“但”字筆鋒一轉,述說北方雪之美。作者筆下的雪景中有精神上的冬花,有堆雪人的孩童,還有雪羅漢……畫面潔白、明艷,閃閃發光。神氣的雪羅漢在晴天暖陽、寒夜冰凍的交替中不斷變換形態,皮膚經歷消釋、結冰,最終化作不透明的水晶模樣,粘結在一起。最喜歡文中一段點睛的描述:“然而朔方的雪在紛飛之后,卻永遠如粉、如沙,決不粘連,無論是屋上、地上、還是枯草上。在晴天之下,它們更是蓬勃奮飛、燦燦生光,如包藏火焰的大霧,旋轉而且升騰……在無邊曠野上,在凜冽天宇下,閃閃地旋轉升騰著的是雨的驚魂。”結合革命背景,作者寄情于雪,通過南、北方雪的特點對比,表達出對北方雪的喜愛,并以此引申革命者處于嚴寒,敢于直面困難,不屈不撓的戰斗精神。

魯迅的《雪》意義深遠,它昭示革命者誓要用無盡拼搏爭取革命理想的春天。而我心中的雪呢?它亦在慢慢滋生。昨夜一場紛紛揚揚的飄灑,使鋼城銀裝素裹,雪色傾城。廠房、樹木、草地……一切都因雪的到來換了新顏,道邊的路燈、閃爍的霓虹更使雪的瑩白綻放異彩。歷經一夜的工作,鋼城雪地上布滿了腳印,縱使畫面多了幾分凌亂,卻也增添了動態的美感,更富生機,更富溫度。

清晨,叮叮當當的響聲從鋼城四面八方傳來,原來是人們拿著工具在鏟雪。笨重的鐵鍬在鋼城人手中靈活自如,忽而立起,忽而斜臥,忽而揚起,伴著汗水浸濕頭發、布滿兩頰,道路輪廓漸漸清晰,露出灰白底色,一座座“小雪山”也被人們陸續移到安全地點。鋼軌旁,一行人拿著笤帚仔細地清掃殘雪,一遍一遍再一遍,生怕天氣給機車運行帶來隱患。此刻,放眼望去,鋼城的雪在齊心協力地清理中逐漸消逝。雪也好似能讀懂鋼城人的心思,放棄執著掙扎,默默地等待搬運。或許它們被鋼城人保安全運輸的迫切心情所感動,亦或許它們被鋼城人積極向上的工作熱情所融化,它們舍棄自己的美好,幫助鋼城人達成心愿。面對犧牲,它們淡然無懼,只為成全更美好的前程愿景……

行走在“兩個結構”再優化的漫長道路上,暴風雪自然是不可或缺的風景,但堅毅、智慧的鋼城人一定會用滿腔熱情化解一路嚴寒,與風為伴,與雪共舞,跳一支最美的探戈感恩一切遇見,回報所有給予。 (唐鋼物流分公司 李丹丹)